第2202章 屠殺開始

-

“何方混賬?”

“我吳山居的慶功宴,你也敢闖?”

“找死不成!”

低沉的爆炸之聲,從身後車傳出。

便是吳山居本人,也被嚇了一跳。

但緊接著,真是無比的震怒,從吳山居內心之中席捲而出。

想他吳山居,而今已經是江海商會會長。

假以時日,他是要將雲州的李二取而代之的。

而今,正是他塑造威望的關鍵時期。

可竟然有人不長眼的,在此時攪亂他的慶功會。

這無疑是他威望的巨大踐踏!

吳山居已經決定了,今日,他一定殺雞儆猴,當著江海一眾權貴的麵,親手宰了這個冒犯他權威的人。

可是,就在吳山居剛剛打定主意,轉過身準備發威之時,那道鐫刻在整個江東人內心最深處的清秀麵孔,卻是再一次,映照在了眾人的瞳孔深處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吳山居隻覺得有雷霆轟然劈下。

腦海之中嗡鳴一聲,吳山居整個人直接就懵了。

剛纔所有的囂張與霸氣瞬間消散,此時吳山居麵孔之上,僅剩的,隻有無儘的惶恐與畏懼。

“楚楚楚先生?”

吳山居整個人已經瘋了。

他渾身顫抖,因為驚恐,麵孔已經變得扭曲。

雖然,他之前將葉凡貶低的一文不值,可是,當真正麵對這個男人的時候,這麼多年葉凡在江東的威勢,幾乎條件反射般的,讓他下意識的新生恐懼。

連吳山居都是如此,更何談廳堂裡麵的其他人了。

在看到葉凡的時候,整個廳堂都是死寂一片。

所有人驚恐,如同見到魔鬼一般,噤若寒蟬的呆在那裡。

或許是心虛的原因,所有人身軀都有些顫抖,根本不敢說一句話。

諾大的廳堂,迴響著的,隻有葉凡低沉的腳步。

那咚咚的聲響,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,來人間收割生命。

“你說,我露麵之日,便是我喪命之時。”

“現在,我來了。”

良久的沉寂之後,葉凡森然的聲音,悄然響起。

吳山居早已經嚇破了膽。

撲通一聲,直接攤在了地上。

“楚楚先生,誤會,這這都是誤會。”

“我我對您忠心耿耿,您就是借我一百個膽子,我我也絕不敢冒犯您。”

“是遠途集團的趙宏遠和趙宏圖,是是他們要對付您,我我真的是被脅迫的啊”

吳山居跪地求饒,苦苦解釋。

此時淒楚狼狽的樣子,哪裡還有之前絲毫的囂張與傲然。

身後的那些權貴富豪們,也都看呆了。

剛纔還威風八麵,風發意氣的吳山居,張口閉口李二算什麼東西,楚天凡都不放在眼裡的吳山居,而今見到葉凡卻是直接怕成了狗。

眾人頓時慶幸,還好剛纔冇有附和。

不然的話,真要被吳山居給坑慘了。

就在眾人慶幸之時,葉凡卻是腳掌猛一踏地。

堅硬的大理石地板,瞬間龜裂。

其中一片碎瓷,卻是蹦射而出。

葉凡袖袍一揮,瓷片如同刀劍一般,飛射而去,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頃刻間便貫穿了吳山居的眉心。

隻聽嘭的一聲。

如同西瓜落地。

吳山居的頭顱,瞬間炸的粉碎。

殷紅的鮮血,伴隨著泛白的腦漿,迸射的到處都是,濺了周圍人滿臉。

就這般,吳山居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,便被葉凡打爆了腦袋,喪命當場。

吳山居死後,葉凡繼續上前,一腳又踏在了他的屍骨之上,森然的目光,環視向周圍一眾權貴。

在感受到葉凡目光的時候,在場眾人,全都腳底一軟,刷刷刷儘皆攤在了地上。

看著看地的血腥,已經那不成人樣的吳山居,在場眾人滿目惶恐,近乎魂飛魄散。

他們滿臉蒼白,他們跪地而拜。

“楚楚先生,這這一切跟跟我們沒關係啊”

“我我們對對您忠心耿耿,絕絕無二心啊”

“我們們不知道吳山居對對您心生反意。”

“不然的話,我們打死也也不來參加今天的慶功會。”

“求求楚先生,饒饒命啊”

廳堂之下,眾人紛紛求饒。

有些膽子小的富豪,更是嚇得屎尿齊流。

生怕自己的下場,跟那吳山居一樣。

畢竟,葉凡做的出來。

這可是曾一人屠殺整個江北的狠人啊,這可是打的楚門直接解散的楚天凡啊。

他的凶狠,他的霸道,整個江東誰人不知誰人不曉?

眾人毫不懷疑,葉凡想捏死他們,比捏死一隻螞蟻都還要容易。

現在這些富豪,惶恐之餘,心裡無疑恨死吳山居了。

畢竟,都怪這該死的吳山居。

好好活著不好嗎?

非要勾結外人,對抗沐凡集團,對抗楚先生。

他死了活該!

畢竟是他咎由自取,冇有人可憐他。

可是,那王八蛋,卻是害苦了這滿堂之人啊。

現在,他們在吳山居的慶功宴上,被楚先生堵個正著。

那他們就是有嘴,估計也說不清了。

就這般,在場之人哭得喊娘一般,哭喊了足足半個時辰。

喊到後來,他們眼淚幾乎都流乾了,可卻遲遲冇有等來動靜。

眾人頓時疑惑,紛紛抬頭。

直到此時,他們方纔發現,麵前早已空空如也,隻有吳山居的無頭屍骨,橫陳於此。

至於葉凡,早已不見了蹤跡。

誰也不知道,那個男人,究竟是何時離開的。

“得得救了嗎?”

“活活下來了。”

眾人頓時長舒了一口氣,紛紛攤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像是劫後餘生。

雖然剛纔,隻有短短的半個時辰。

可是,於眾人而言,卻是如一個世紀一般漫長。

“馬德,都怪那該死的吳山居。”

“差點害死我們啊。”

“在江東,你特麼惹楚先生,找死啊!”

有人氣不過,爬起來衝著吳山居的屍體狂踹大罵,像是在發泄內心的情緒。

不過,罵歸罵,這一劫,於眾人而言,總算是過去了。

可是,就在所有人以為,這場事件將以吳山居的死,而徹底結束的時候。

殊不知,一場席捲整個江東的殺戮,卻是纔剛剛開始。

南泉孟家。

今日,是孟家家主孟國慶父親的九十歲生日。

家主孟國慶大擺宴席,宴邀南泉各路權貴。

當然,孟國慶的妻女侄兒,也全都彙聚於此。

可是,就在壽宴現場。

孟老爺子頭戴壽星帽,坐在輪椅上,被自己兒子孟國慶緩緩推到眾人麵前。

麵前,是定製的生日蛋糕,精緻的蠟燭搖曳著紅色的火光。

在全場的歡呼聲中,老爺子一口,吹滅了生日蛋糕上的蠟燭。

但也就是在燭火熄滅的同時,一縷青芒,從門外電射而來。

穿過人群,直插孟家家主孟國慶的咽喉。

巨大的勁氣,帶起孟國慶的軀體。

最後咣噹一聲,將其狠狠的釘死在了身後的高牆之上。

殷紅的鮮血,染紅了那片白牆。

紅色的“壽”字,被鮮血浸染後,顯得更加妖異。

這一幕,無疑震顫了所有人!

呼~

這個時候,門外方纔有寒風吹來。

眾人循風望去。

隻見一道瘦削的身影,消失在了黑夜裡。

留給眾人的,隻有一道森然的話語。

“犯我葉凡者,死!”

咣噹。

或許是驚嚇所致,一位老人,從輪椅上倒了下來,再冇有醒來。

這一夜,孟家父子兩人,雙雙死在了壽宴上。

誰能想到,一場壽宴,竟然成了孟家父子的葬禮!-

豪婿葉凡小說免費全文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